当前栏目:企业文化
十年造林真如铁,而今护树从头越
发布日期:2016年01月08日 阅读次数:

韦安和在巡山


韦安和与村民交谈


韦安和在林区查看苗木生长情况
 
    他十年如一日坚守在大山深处,扎根藤县,整颗心都投入到我园的林业事业发展中去,尽心尽责爱林护林,用爱心团结广大群众,用行动升华平凡的工作。
    他——就是南宁树木园藤县管理区的韦安和。
    2005年7月,韦安和被派赴藤县管理区任专职承包户,没曾想这一干就是十年。他承包管护的林地位于藤县象棋镇,这里风景绝佳,但山高路远,条件极为艰苦,交通尤其不便。但他一不怕苦二不怕累,经常一个人驻扎在象棋镇,独自带领民工进行营林生产工作。
    刚开始造林时,由于营林政策的宣传不够充分,当地群众并不理解租地造林的本质,加上当地民风剽悍,经常会有村民聚集到林地阻扰造林工作的开展,严重影响营林生产的进度。面对这种情况,韦安和在耐心和当地群众宣传政策、讲述道理的基础上,还加强与当地村民的沟通交流。在进村走访过程中,他了解到村里大多数青壮年劳动力都常年外出打工,留守的都是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学龄期儿童,由于山村离集镇较远,老人们购买生活用品十分困难。于是,他就利用闲暇时间,主动去集镇帮村民购买各类生活用品;不管村里什么红白喜事,只要他知道也都会主动送上一份份子钱,聊表心意。正是通过这些生活中的小细节,他的良苦用心慢慢被村民们接受,老人们都知道他是个真心实意的好人,把他当做亲生儿子般看待。就这样,他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当地群众的理解与信任,村民们从反对转变为支持,极大地协助了藤县管理区造林工作地开展。
    如果说藤县管理区是离树木园最远的对外造林点,那么象棋镇就是这个最远点中的极点了。每次回家,从藤县到南宁乘快巴就得五个多小时,这还不包括从象棋镇到藤县汽车站的时间,可想而知韦安和回趟家是多么的艰难。10年里他和家人总是聚少离多,作为一个儿子,他甚至不能尽到一个儿子应尽的孝道。
    2010年,韦安和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突发脑梗塞病重住院,情况极为危险。而那时的他却还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山上林地中,接完电话后,他当场就懵了,一想到平日身体硬朗的老父亲突然脑梗塞被送往医院抢救,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。接完电话后,只见他的双手不停地颤抖手机都掉到了地上,嘴唇也开始哆嗦,从嘴里含糊不清、断断续续的吐出“怎么会这样”几个字,眼角的泪花也快泛出了。见此情景,一旁同事就劝他,“你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,回家照顾你老父亲吧”。
    那几天正好是林地最佳的造林时机,如果错过了就只能等到来年再补植林苗了,这样一来整片林地的打药施肥等各项后续工作都会被打乱。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还会影响到整个工作站全体同事的工资福利。他愣在那里,压根就没听进去一旁同事的建议。清醒后,他权衡再三,决定还是留在林地,先把当年的造林任务完成,老父亲那边,自己就只能做个不孝子,让家人先行照顾了。一番起早贪黑地工作后,他终于忙完造林任务,当晚就不顾夜间山路行车危险,驱车从林地赶往藤县汽车站,赶上最后一班车,等他到南宁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。顾不上换衣休息,他立马打的赶到父亲所住的医院病房。但医院规定,此时属于病人休息时间,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病房探病。为了早日看到父亲,他不顾护士和家人的劝说,硬是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守了整整一晚。第二天早上,探病时间一到他就冲进父亲的病房,跪在床边,向老父亲诉说着自己身为儿子的不孝。在南宁照顾了父亲数日,看着父亲的病情日益转好,他最终还是狠下心踏上了返回林地的路,说到底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些刚种下的林苗啊。走的那天,他甚至不敢和父亲说,怕老人家难过;泪别妻子时他也只能说声“辛苦了”,连头也不敢回,怕自己也怕妻子忍不住哭起来。
    作为一名儿子、一位丈夫、一位父亲,他不能长期在家照顾家庭,是一件让人心酸而又遗憾的事;但是作为一名林业工作者,他那尽心职守、爱岗敬业的情操却是我们林业人的骄傲和自豪啊!
    近年来,由于桉树的价格不断上涨,管理区附近总有些不法分子绞尽脑汁地乘机盗伐林木。针对这些偷鸡摸狗的情况,他积极组织人员加大各林地巡逻的力度,认真统计林木生长状况和是否有盗伐痕迹;同时积极向村民宣传保护森林资源常识,请村民们配合工作站的“反盗伐”行动,积极提供各类不法分子盗伐线索。通过这些标本兼治的方法,有效地遏制了林木盗伐现象。他常说,“只有尽心尽力保护好每一棵树、每一片林地,这样才对得起我们林业工作者这个光荣称号”。
    虽然他为人踏实友善、不善言谈,但他在自己日常工作中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林业人的真正含义。
    默默奉献,甘于坚守,这就是韦安和,一名在林业一线岗位上普普通通的林业工作者。

 
(由南宁树木园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