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栏目:观察思考
过年丨父亲的年
发布日期:2021年03月02日 阅读次数:
        年,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,每逢过年,大人们总是尽力为儿女们张罗着各种饭菜,孩子们则是尽情地玩耍各色烟花爆竹,就连空气里都飘满了浓浓的年味。这些年来,每逢过年,我总会想起父亲,为了我们能过上一个快乐满足的年,总是不辞辛苦,忙里忙外,无怨无悔。
     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的腊月二十九,距新年到来只剩一天,当时,家里兄弟三人,我排行第三,因为都是男孩,大哥、二哥只有十五六岁,都不能参加生产队劳动。母亲常年身体不好,家里的生活仅靠父亲一人承担着,年年透支,是典型的困难户。每逢过年,父亲都很头疼。
     这一天,天空下着鹅毛大雪,父亲为了能让我们过年能吃上肉,在外边借了一天的钱,也毫无收获。直到傍晚,遇到一个女知青,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手里拎着包艰难地走在雪地里。当时,她看到父亲站在路边,很为难地上前请父亲帮忙把她母子俩送到猴嘴家里。女知青告诉父亲,她从云台那边来的,下午来时天还没下雪,没想到现在雪越下越大,她带着孩子不好走。父亲听了以后,二话没说,从家里拿来了扁担、笆斗,将孩子放在笆斗里挑在扁担的一头,另一头捆一块石头和包,一路顶风冒雪送女知青回家。
     就这样二十多里路整整走到半夜才到女知青家里,临回时,女知青拿出5块钱作为酬谢,父亲也没客气,接过钱心想,这回过年钱有了。待父亲回到家时,天已渐亮了。刚到家,父亲就从贴身的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了那5块钱,交到母亲手里。这时,我被父母的说话声吵醒了,抬起头,惺忪的双眼,只见父亲满身是雪,袖口处还结着冰,母亲忙着为父亲拍打着身上的冰雪,只见父亲坐在桌旁却已睡着了,看着母亲流下心疼的泪水,我的两眼也溢满了泪花。
     当我再次醒来时,父亲不知什么时候上街,用一夜辛苦苦来的5块钱,买好了年货,我望着桌上摆放的肥肉,牛肉,还有用油纸包起来的小果子、大糕等点心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辛酸。
     大年三十的晚上,父亲又将油纸包打开,给我们兄弟三人一人一大把小果子和一份大糕。我拿着这些点心,放在抌头下,总是舍不得吃,每每想起就抓二三个小果子和扒上一片大糕解馋,是那么甜,那么香,又是那么沉重。那时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小孩巴过年,大人怕花钱。实际并不其然,因为那时穷,家里没有钱,现如今,家家户户达小康,老百姓的日子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。